性闻谈 | 吃着乐事用乐视TV看快播庭审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写东西从来不给任何品牌做广告。但是这一次(摊手),没有办法。作为一名新闻系毕业的非新闻专业人士,关于快播庭审的事儿我就来说道说道。

在 1月8日,“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继续在北京市海淀法院开庭审理。


(快播庭审网络直播)

还记得当年快播被禁之后满互联的撸SIR们的哀声哉道,老子裤子都脱了,电脑也开了,纸也准备好了,TM快播没了!这是一种什么心情?!

所以今天的庭审结束以后,大家终于找到了背锅侠乐视,顺带连乐事薯片都躺枪了。乐视的贴吧被一群老司机围攻,满贴吧都是……你懂的,希望你看到这里时,你还能搭上一辆老司机的星际列车。

这件事儿我从两点来分析,情和理。

在情上,快播代表了广大网民的意愿和利益。

我们看到庭审上面的对话,这次大家关注的焦点基本都是在情上。也就是王欣没错,快播没错。因为互联网流量最高的用户,是那些黄网。

要知道一开始,手机屏幕是越来越小的,但自从进入触摸屏时代,就变得越来越大了,这背后原因的核心就是为了看片爽。(各种片~)

高清,大屏,每一个细节都看得真切,加上音响的提升,完全就是身临其境啊。再加上现在的VR技术,简直让色情行业的体验感提升了好几个异次元空间了。

公诉人:你们明知自己的技术已经被网民利用,明知已经很难监管,为什么你们还不转型?

快播辩护人:这个问题与本案无关。

审判长:辩护人,你辩护的时候发表一个意见就行。

辩护人:根据最高法出的最新规定,我可以发表两个意见。

审判长:那你简单点说吧...

辩护人:微信工具从开发到现在,是有多少刑事案件是通过微信传播淫秽视频的,还有百度云,网易云,这个云那个云的,QQ最严重。为什么不去关停腾讯公司,百度公司。公诉人说为什么快播不改进业务,那为什么QQ和百度不去更改业务?不去终止微信业务,不去终止qq业务?因为技术是没有标签的!

公诉人:明知管不了淫秽视频,为什么公司不转型?

王欣:我们公司不具备做内容的基因;其次,做技术并不可耻,坚持做技术的人很难得,为什么要去转型?

王欣:世界上没有哪家公司对工具的使用者进行实名制认证。
(请自行脑补公诉人问的是什么问题)

审判长问张克东:你是搞技术的是吧?从你了解来讲,画面拦截能不能达到?

张克东:没有这种技术手段。

王欣辩护人:公诉人啊,您要是对技术问题不明白您可以请教个技术人士问问。

看完之后大家都觉得辩论人完胜公诉人。(K.O)

在感情层面,公诉人给人们的感觉是准备不充分,质询的问题完全都不在关键性问题上,总是围绕一些模棱两可的地方进行不停地追问,导致法官大人都快听不下去了。

在理上面,其实事实本身跟我们所看到的完全不一样,王欣被判刑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首先乐视举报快播的事情,举报的是快播侵权乐视,这个事儿在2013年早已结案。这次的审判跟乐视完全没有关系。

快播在初期,确实跟很多黄色网站有合作,还记得你第一次知道快播的时候是在哪里嘛?没错,看小黄片的地方,要下个快播才能看,你下不下?肯定下!那么你就成为了一个用户。

在一个土豆优酷,并且电驴和BT中国都还是以前美好的时代,快播其实是没有竞争潜力的。这也是本次庭审,指控快播传播淫秽色情的核心论点。

而王欣作为一个公司的创始人,观点有3个。

1

色情网站不是互联网主流,不信你找两个色情网站给我看看。如果色情网站是主流,我们还那么费劲的找资源干嘛?!这从逻辑是其实是一种偷换概念的方法。

色欲只是我们众多欲望之中的一个,它没有吃饭睡觉喝水来的更加重要,但是也是一种需求。然而从小国家法律以及家庭教育就教育我们,这只能在暗处发展,不可能也不被允许成为主流。

2

约炮不可能成就陌陌的今天,假货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满足小众的需求不能成为主流。这点我真的要呵呵了。

陌陌为什么在后期一直洗白说自己不是约炮软件?其实一个软件本身约不约不是根据产品定的,而是用户的广大行为。陌陌再怎么洗白,你第一反应它还是一个约炮软件。但是你不用来约炮,他就不是一个约炮软件了。

工具就在那里,怎么用,是使用者的问题,刀能切菜也能杀人,不能这样看待一个没有自主意识的工具。而淘宝大家更是熟悉,早起是卖家崛起,大家可以在网上买到很多平时在商场买不到的东西,因此渐渐积累了用户。假货有,真货也有,鱼龙混杂,这也催生出了天猫。

另外一个小众起家的代表则是小米,从发烧友入手,现在也成为了大众品牌。大家都是从小变大的,公司在变化才有发展前途,一直服务小众不可能,但是一开始必然是个小众。

3

快播员工工资不高,为什么这么多人到快播工作,为什么在公安封查下周末加班,快播的员工为什么会拼了命的违法?一句话来解释,想想我们自己工作是为了什么,快播的员工也是人,跟我们一样,所以……你懂的。


这次庭审的核心在于传播淫秽物品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是不是非法。

想想2015年的优衣库,每一个人都在传“激情视频”,无论是在微博还是在朋友圈,这是用户行为。为什么微博和微信没事儿?其实这背后涉及到商和政的一些灰色地带,这里就不发表太多的看法了。

用老炮里面的一句话“很多事儿,不是你们这些小老百姓能明白的。”而我们真的不明白!

在上午的庭审中,我们注意到一个关键论点是关于硬盘的。

辩护人:你什么时候开始鉴定这四台服务器的?

鉴定人:时间太长了,记不清了。

鉴定人:刚开始接触鉴定的人不是我。过后,具体的日期是记不清了,4月月中或月底接触的这个事。

辩护人:4台服务器的文件你们都看了吗?

鉴定人:领导交给我多少我就看多少,拿来多少,我就看多少。

辩护人:硬盘的数据是怎么拷出来的?

鉴定人:这是技术的事儿,我不清楚。

辩护人:你也不知道服务器里有多少文件对吧?你只管给你的硬盘里面的数据数对吧?

鉴定人:对!

辩护人:你有没有原始服务器的文件清单?

鉴定人:没有,我只有导出到硬盘数据的文件清单。

辩护人:导出数据的工程师进审验室能带包吗?

鉴定人:人家带包你总不能拦着吧。

辩护人:从物理证据来讲,4台服务器来源不清,从电子数据来讲,存在被污染的可能性,没有再去鉴定的基础了。

公诉人:辩护方没有证据证明我们证据存在问题,都是我认为我认为。

公安机关扣押这些东西的时候,没有进行详细的记录和取证,导致出现了前后数量的不一致。其实从严格意义上面来说,每一块硬盘都是有唯一标识的。从这里看来,公证员的很多证据都是很草率的,因为很多步骤都没有进行严格的审核与记录,导致了闹剧的发生。

如果判决生效,会导致一系列严重的社会后果。

因为在互联网创业大潮之下,企业与服务提供商与用户之间三方之间的关系以及证据的采集鉴定都如此草率的情况下,所有人都会不清楚自己的行为边界,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人们谨小慎微,不敢创新,资本无法继续在创业大潮中迅速发展壮大,经济的增长速度也会大大降低等等。

希望这一次闹剧能今早结束,不管结果如何,还是希望大家都是有理有据,拿出整刀真枪来碰撞一次,给所有人一个合理的交代。

这场辩论,王欣强调的是技术本身没问题。辩护人说公诉人一直强调快播为什么不转型?这完全不是两个对立的的观点,其实真的就是一场闹剧。


玄装大湿

某机构新媒体总监,喜欢吹牛逼的独立电台主播,长期混迹于互联网创业圈与摇滚圈。自由“性”撰稿人。神经病般的水瓶座,不服你来咬我啊!

本文首发【新金赛】官网,特约专稿,欢迎分享,欢迎点赞,原创不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擅自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更多好玩请关注我们

微博@新金赛;微信@金赛文化交流平台